上海东本愿寺民间高人制“尸兵”在山上与日本

  小的时候,空调还没现在那么普及,一到夏天晚上,大家就搬一把躺椅,坐在家门口纳凉聊天,我依稀记得那个时候常有一个光头的老爷爷来找我爷爷聊天,因为这个老爷爷是独臂,所以我当时的印象特别的深刻,当时还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我们都是两只手,只有他是一只手,后来稍大的时候,才知道这个独臂老人,别看现在貌不惊人,以前可是作大买卖的人。

  早在解放前,独臂就已经是当地响当当的人物,之所以响当当,一是为人豪爽,好义任侠,另一方面是他和当地山里的胡子有着特殊的关系,因为曾经在一场事故中救过胡子首领一命,所以特别为山里所看重。

  当年扯旗占山为王,只要有钱,人和枪都不是问题,问题就是没钱,所以山里首领就动起了打劫镇上大户的念头,摸清地形,一天晚上带着人马就悄悄下山了。

  大户家在镇上很好找,远远望去灯火通明,等到看着大户家里的灯火一点点的灭掉。首领领着人慢慢的像大宅靠拢,事情出奇的顺利,一众人翻墙下到院子里,刚碰到地,只听到彭的一声,所有人都掉到了一个大坑里,再抬头一看,保安队长举着火把正站在坑边。原来大户家中半年前老太爷去世,所以现在正好请了一位风水先生,为他们勘探地理。

  前几天这位地理先生,突然叫大户沿着墙根挖深坑,大户听了感到莫名其妙,后来听了风水先生的指示,才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吩咐找来了工人沿墙挖坑,等一切都挖好了,才告诉大户。这几天可能会有贼人前来打劫,并让大户请保安队来家中抓贼,和保安队当然不能说,大户只好在家里摆了一桌酒席,请他们来吃一顿,有的吃当然好,大家傍晚时分来到大户家里饱餐一顿,刚吃完没多久,就听到了嘭的一声,没想到还真来了。

  保安队,有的吃,有的抓自然是大喜过望,将掉在坑里的这几个强盗绳捆索绑,带去领功,走到半路经过一个树林。过了一会儿,发现又是一个树林,再往前走,又遇到了一个树林,这个时候,刚才喝的酒已经全醒了,队长叫人在一棵树上刻上一个记号,继续往前走,过了没多久,那棵刻有记号的树,又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别看都是大男人,这个时候一下子都慌了,首领这时突然感到身上的绳子一松,对周围看看,身后的几个兄弟身上的绳结自己就解开了,而周围的看守,还在茫然不知所措,在树林的里面,首领隐隐约约看到好像有一个人的摸样在那里向他招手,这个时候也管不得是人是鬼,不管怎么样,总是比被押到保安大队明正典刑的好,于是对着身边的兄弟大喊一声,兄弟们,跟着我跑啊。便纵身往树林深处跑去,几个兄弟一看老大走了,也跟着一起跑进树林,等身边的几个看守反应过来,他们早已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跑了一会儿,看看四处都已经没人了,几个人才慢慢的放慢脚步,正当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首领肩膀上突然一重,本能回身一拳,打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回头一看,一个黑衣人正痛的蹲在地上,扶起来一看,就是年轻时的独臂老头,当然这个时候还是四肢健全的,独臂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着首领说了一遍,首领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这个那么隐秘的计划,竟然还没开始施行,就被人识破了,那后来的鬼打墙其实是独臂摆的一个奇门遁甲,绳子倒不是什么秘术,而是乘着大家慌乱的时候,自己偷偷的解开的,只不过轻身功夫好,没发现而已。首领听完,自然是千恩万谢,并且听到独臂这么有能耐,还相邀独臂一起上山,独臂当然是敬谢不敏,不过从此就和山上牵上了线。

  首领对这份恩情看的很重,但是在当时那个时代,为了独臂好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和他来往,只不过是逢年过节,派人偷偷的送个礼,可是随着战事越来越紧,物资也越来越难弄,山上的日子也过得很紧,这个时候,首领得到一个消息,说是日本人有一车皮的物资要经过这里,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这一票干成功,足够一年半载的吃食了。于是首领开始精心策划起来,事情也果然不负所望,一举成功,整个车皮的东西都被拉到了土匪洞里,不过这样子一来,他们整个就暴露在了日军的视线之中,随后日军就开始对山里发动了围剿,刚开始凭着对山里地形的熟悉和地理的优势还可以和日本人周旋周旋,时间一长,差距就出来了,最后只得派人去山上找独臂,看看能不能再用奇门遁甲帮他们度过这一关。

  杀人越货,按照门里的规矩,本来是不能帮的,但是这次的对象不同,怎么说来也算是一种爱国行为,所以独臂准备上山帮助他们布阵。趁着夜色,独臂随着下山的来接他的兄弟,偷偷的逃上了山。来到山上之后,利用山上的石块树木,这里一堆,那里一堆,杂乱无章的在各个路口堆了一堆又一堆,就凭这就能挡住日本人,山上剩下的兄弟显然对此难以置信,一切安排妥当,独臂就叫首领带着兄弟们退到挖好的工事里面去。天一亮,山下的炮声就响了,炮弹一枚枚的落在山上,可是说来也奇怪,那么多炮弹,一枚都没打中核心部位,全都只是在外围炸响。

  接下来平静了一个多星期,当大家都以为事情可能就这么过去的时候,结果炮声又在山上炸响了,这次的炮弹可没上一次那么窝囊,这次一发发都正中目标,这淬不及防,又让山上损失惨重。

  事情的突然转变,让山上的每一个人都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前次那么灵验,这一次又失效了呢,正在纳闷的当口,派出去侦察的小喽啰回报,说日本人这次部队并不多。但是部队里多了一个怪摸怪样的人,独臂一边让首领带着剩下的兄弟朝山里深处撤退,自己偷偷的跑到山前,看看小兵所说的那个怪摸怪样的人,到底是何等样人。躲在树林里一看,日军阵前有一个穿着白袍,带着高帽的人,正在一堆堆的炮弹上画着什么东西,当时大家也搞不清这人是谁,根据现在我们的了解,大概就是日本神官或者阴阳师一类的人,原来日本人看到对山上开炮屡屡失效,于是就到了临近的上海东本愿寺去请神官前来助阵。

  日本的阴阳道术,除了本土固有的萨满教义之外,还结合了中国传入的道术或密教法术,流派众多,其中对于中国传统的奇门遁甲也有一定的了解和学习,所以当神官来到山前,不多时就发现了山上的奥秘,通过对炮弹施以符箓,所以上次的进攻,才能打破独臂所设下的结界。

  独臂一看,心里想问题一定就是出在这个人的身上,现在双方都有身怀异术的人,看来要再想像之前那样,可不是那么简单了。悄悄地潜回山洞后,检点人马,现在算上伤,也只有十多个人了,这点兵力不要说对抗,就算是要冲出重围,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就这样呆在山上也只能是死路一条。所以独臂思来想去,最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问首领,如果这十多个人继续抵挡下去,大概还可以称多久,首领想了一下,日本人明天估计就要开始搜山,利用地理优势,最多还可以撑五天,独臂说那应该够了。

  当天晚上,独臂就让所有人,将之前刚被炸死的人的尸体通通找来,放在一处密室,然后让首领派两个人,在外面把守,剩下的人,三天之内,无论发生什么事,听到什么声响,都不能进密室一步,三天里,如果有人死了,就把它放在密室门口,让他来处理。

  接着独臂就带着三天的干粮,饮水和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裹进了密室。第二天日本人果然开始了搜山,第一天还在外围,第二天就有了实质性接触,首领带着兄弟们,一边打一边退。撤退过程中又死了三个人,按照吩咐,死了人就扔在密室门口,大家只看到密室里一会儿飘出一阵白烟,一会儿传出一些奇怪的声响。到底这个独臂在做什么,大家都摸不着头脑。只不过凭着对独臂的信任,大家勉强支撑到第三天下午。这个时候,日本人已经将包围圈缩小到方圆三里之内,只需要一天恐怕就要将他们全部歼灭了,而这个时候密室里突然没了动静,有些响动,大家倒还安心一些,一下子没声音,独臂不会自己跑了吧。

  到了第三天晚上大家终于按捺不住,正当准备打开密室门的时候,突然听到独臂在里面传来一声开门,听到这一声开门,大家如逢大赦,七手八脚的将密室们打开,门一开,只看到独臂踉踉跄跄的走出门外,密室的地上躺满了死尸,不过令人惊奇的是,这些死尸,竟然像活了一样,在地上一动一动的。

  独臂这个时候告诉首领,明天一早,趁日本人还没发动进攻,赶快带弟兄们,从后山撤退,他利用行尸来突出重围。第二天,天还没亮,首领偷偷的带着剩下不多的从后山撤退,独臂留下十个行尸挡住后方追击的日军,自己带着剩下的行尸,冲在前面,掩护后面的活人部队,突出重围。没走多久,就遭遇了日军最外围的部队,只听到铃声一响,这些行尸猛地向日军冲去,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一下子也弄懵了,不多时就倒下了一片,等到后面部队反应过来,对着行尸一阵开枪,却发现无论怎么打,这些东西都不会后退,此时后面也传来了枪声看来,后面追来的部队和留下的行尸也交上了火,日本人发现这些根本不是人之后,部队也开始了溃败,靠着这一队行尸掩护,一行人终于冲出了包围圈,甩开了日军的包围。

  逃出之后,据我爷爷说,独臂的身体就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原来独臂在密室中,运用控尸术,将自身的血肉融入尸体中,给予他们的活人的生气,然后配合符咒和草药,使他们能够活动起来,但是在做的过程中,原来需要七天的过程,浓缩在三天内完成,所以必须用更大量的血肉去注入生气,独臂体内因此也积聚了大量的尸毒,在突出重围后,这些尸毒,就开始慢慢的起作用了,先是手指不能动,之后慢慢蔓延到整个手臂,如果不及时将尸毒切断,七七之后,尸毒蔓延全身,就病入膏肓,回天乏术了。

  于是独臂在突围之后,带着从山里拿出来的一些钱,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医治,多年后,再看到他时,一只手臂已经不见了。